• 對話潘粵明:我用膠原蛋白置換了成熟,也挺好

  • 發布時間:2020-07-09 09:35 | 作者: | 來源:永州信息港 | 瀏覽次數:
  •   客戶端北京7月7日電(任思雨)這個夏天,熒幕上的潘粵明有點忙。

      觀眾們剛從胡八一的角色走出來不久,又在魏書、莫衡的角色里重新遇到他。最近,諜戰劇《局中人》正在熱播,潘粵明再次從現代劇里“分身”,變成了鐵面無私的特工沈林。

      對于熒幕上的“豐收”,潘粵明只是覺得運氣好,“對演員來說是一個非常幸運也非常幸福的事情”。從過去影視劇里的翩翩少年,到現在的穩重中年,談起這些年的變化,他說,“我用膠原蛋白置換了成熟,也挺好”。

    潘粵明。來源:《局中人》劇照。

      沈林是個“禁欲系”的人

      剛接到《局中人》的劇本時,潘粵明就對劇情的設定很有期待:

      抗戰期間,同一家庭里的兩個兄弟分出兩個陣營,弟弟是潛伏的諜戰員,哥哥是身居要職的官員,他們血脈相連,又因立場的不同而相互猜忌,最后共同投身到革命浪潮中。

      《局中人》里,潘粵明和張一山飾演親兄弟,哥哥沈林對弟弟沈放有著復雜的感情,面對甄別對象沈放,他要嚴格監視、時刻防范,但面對弟弟沈放,他又會偶爾流露出“家還是那個家”的柔情。

    潘粵明與張一山飾演兄弟。來源:《局中人》劇照。

      潘粵明說,他是個盡忠職守的官員,對敵人非常冷酷,但是在那個年代不知道誰是敵人、誰是自己人的情況下看,他不可能很外露地去表達對家人朋友的感情,所以就是通過一些細節和行動去體現內在的關心。

      他用時下的網絡用語來形容,沈林就是一個“禁欲系”的人:“他什么都挺克制的,但是越克制、這個背景環境越復雜,就顯得內心其實越正直!

      《局中人》的拍攝正值寒冷的冬天,江南一帶的拍攝現場氣溫很低,往往棚內要比棚外冷個五六度,比如劇里正演著與父親喝酒的場景,其實大家的桌子下面都放著“小太陽”。

      而在劇里,潘粵明的角色不是審犯人就是懷疑犯人,還要參與父親和兄弟之間的較量,嘴上還要相互斗法……他感嘆其實“挺累的”,不過在導演劉譽看來,他的演繹“看似平靜如水,實則爆發力強大”。

      最難不住我的,就是堅持

      前幾天,潘粵明曬出了拍攝《局中人》時的書桌,拍攝期間,他畫過一張又一張的小畫兒,比如各種姿態的熊貓,漫畫版的定妝照,他曾把這些作品放到微博上,和大家一起“逗悶子”。

    來源:潘粵明微博。

      除了演員,網絡上的潘粵明還有一個重要的身份——微博日更畫手達人。每天,他都會更新微博分享動態,不僅自己畫畫,還抽空點贊粉絲們的“作業”。

      受父親常年寫字、畫水墨畫的熏陶,潘粵明從小就開始畫畫,還通過畫畫拿獎,被保送到初中的學校,后來在北師大上制作課、視聽語言課時,他覺得這些繪畫的知識還挺有用,但一直沒有再繼續下去。

      直到2015年底的一個契機下,他開始抄《心經》練書法,兩年后的春節,他拍完《白夜追兇》回來沒事兒干,想試著跟父親畫一樣的畫,“也是跟我爸逗著玩,試試看比他強多少”。后來因為拍攝現場不方便,又從水墨畫改成了簡筆畫。

      拍攝間隙的畫畫對潘粵明而言,是一種“休息”,比如正好有場戲不拍自己、或者正好背完臺詞想放空一下,就拿起來畫兩筆。最近父親做了手術,他不想拍照片讓大家擔心,于是畫了父親打點滴的樣子放在微博上,“讓大家既得到家人還算平穩的信息,也感受到了我在分享生活,它的意義就不一樣了”。

      每天都要畫畫、發微博、點贊作業,會變成甜蜜的負擔嗎?潘粵明回答說:“我受父親影響,就是堅持做一個事,最難不住我的就是堅持做一個事。我連吃飯都是,我有西紅柿炒雞蛋或者燒茄子,我一年吃200頓我也都習慣了……我不怕堅持一個東西,長時間的這種最難不住我。你要沒興趣了那堅持是對自己是一種煎熬,如果說大家都很享受這種形式的交流,我覺得它就有意義、就去做!

    來源:潘粵明微博。

      盡量不演重復的角色,劇本很重要

      這種不怕難的長期堅持,也讓他的演藝事業等來了重新綻放的一刻。

      從一帆風順到跌落谷底,潘粵明的演藝經歷可謂明暗交織,又經歷了好幾年的蟄伏期后,人到中年的他再通過《白夜追兇》重新翻紅。

      2020年,潘粵明參演的好幾部影視劇接連上映。他說,之前也有一整年都沒自己作品的時候,飾演的角色都被看到,對演員來說是非常幸福的事情,但高興的同時也有點忐忑:“大家能夠同時看演幾部戲時,很容易被吐槽,或者說有的好看有的不好看,發現一些制作上或處理方式上馬虎的地方,這個也好,因為暴露出來對自己以后再生產是有幫助的!

      經歷了從膠片到數字,傳統影視劇到網劇的這些年,潘粵明認為演員是在不斷適應,“好在我出道的時候遇到的更多都是幫助我的貴人老師,沒讓我去拐太大的彎,還挺感激這個時代的”。

      至于自己的變化,就是“年紀上去了,但是我覺得年輕的時候沒有的成熟,我現在有對吧?我用膠原蛋白置換了成熟,其實也挺好的!

      除了表演上的豐富,他理解的“成熟”也包括對角色的選擇。他說,表演傳統教育對自己最根深蒂固的影響就是盡量不重復地演同樣的角色,而且是以劇本為主,F在,他可以比以前更冷靜地去判斷一個東西在市場、或者在不同的團隊里呈現的結果,團隊和劇本都很重要。

    潘粵明。來源:《龍嶺迷窟》劇照。

      面對觀眾越來越期待的《鬼吹燈》系列,潘粵明直言會有壓力,所以就必須讓自己變輕松,他隨后又解釋,“當然我這個是‘一語雙關’,我有壓力是因為胖,我要讓自己變輕松,就是我要瘦下來,我拍著也輕松,大家看著也輕松”。他在每一幅畫下面的稱呼“PSS”,其實也來源于對自己的吐槽“胖死算”。

      過去在劇組,他時常安慰自己累了一天需要放松一下,開玩笑說“怎么可能像機器人一樣墻邊一站一充電,就等著第二天醒來直接開工”,但現在他覺得,這也是一個成長過程,“我現在需要做得更好,在這種工作節奏下,怎么可以既休息放松,又可以不讓自己有這些形象上的傷害”。

      如今,潘粵明也在為下一部《鬼吹燈》作品做準備,他的心愿是,“只要家人身體恢復得比較好,我就更能踏實地干這個活兒了,其他的別無所求,平平安安就挺好的!(完)

  • 相關內容


贵州11选五遗漏走势图